全國咨詢熱線

0371-63336851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氣改煤”要改回來?“煤改氣”加重霧霾?燃氣蒸汽鍋爐行業怎么辦?
來源:http://www.usnho.com 發布時間:2019-03-02

“煤改氣”并非新詞,早在前兩年,各地已經陸續開始實行“氣化”計劃,但實行效果仍不理想。業內人士認為,氣源緊張、配套資金落實不到位、基礎設施不完善等因素是制約“煤改氣”發展的瓶頸。還有一點是天然氣最致命的,就是安全問題。
    其中主要的問題是“氣緊”。熱力供暖每噸每小時消耗天然氣80立方米左右,若全國供暖鍋爐改造一半,帶來的需求增長就超過50億立方米/年。工業領域,單就造紙來看,若2013年造紙企業全部改氣,其帶來的天然氣需求超過80億立方米


    隨著全國各地改氣行動繼續推進,2014年中國天然氣表觀消費將達2000億立方米左右。2013年我國供氣缺口是100多億立方米,華北地區缺口尤為嚴重。為解決治理大氣污染的壓力,京津冀等區域都在爭搶氣源,氣源不足的,則面臨裝置到位但無氣可送的困境。
    中國如果掀起“氣代煤”的熱潮,全球的天然氣價格一定上漲。到時候無氣可用比空氣污染更可怕。不要忘了,進口天然氣是要看人家臉色的哦!
    天然氣(Natural Gas)是埋藏在地下的古生物經過億萬年的高溫和高壓等作用而形成的可燃氣,是一種無色無味無毒、熱值高、燃燒穩定、潔凈環保的優質能源。天然氣其主要成分為甲烷,熱值為8500大卡/米3是一種主要由甲烷組成的氣態化石燃料。它主要存在于油田和天然氣田,也有少量出于煤層。主要成分是甲烷,還含有少量乙烷、丁烷、戊烷、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硫化氫等。無硫化氫時為無色無臭易燃易爆氣體,密度多在0.6~0.8g/cm3,比空氣輕。通常將含甲烷高于90%的稱為干氣,含甲烷低于90%的稱為濕氣。



    煤改氣不能從根本解決空氣污染 只會加重霧霾
    這一年,全國的用煤鍋爐都在熱火朝天的改燃氣。我們就不明白了為什么總是到冬天才開始改?要有多少居民快過春節暖氣還沒有燒呢。又不讓買煤。一噸煤產生的熱值約等于700立方天然氣,如果一年用5噸煤取暖需要用3500立方天然氣,廊坊市自2015年開始采取階梯型氣價,用氣量3500立方,每立方3.36元,需要用11760元取暖!
    那么,問題來了,為何不像北京一樣改電取暖呢?關鍵國家現在電力能供應到位嗎?自從國務院頒發《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后,各地紛紛提出相關對策,天然氣被戴上了清潔能源的桂冠。許多地方 “一哄而上”大規模推行“煤改氣”,有的地方還強迫企業“煤改氣”,未考慮使用其他清潔燃燒技術,也沒有考慮天然氣的資源供應量。中國科學院某教授認為,如果不顧我國國情和客觀條件大規模推行“煤改氣”,可能會帶來很多問題。



    天然氣鍋爐無污染排放只是個傳說
    不能神話了天然氣,天然氣鍋爐對控制氮氧化物沒有任何優勢可言,把天然氣說成是清潔能源,本身就有失偏頗。天然氣也是化石能源,也有清潔燃燒的問題,主要是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氮氧化物。

    根據環保部門對天然氣鍋爐運行情況檢測公布的資料,燃氣工業鍋爐運行中,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小于200毫克/立方米的只占35%,小于400毫克/立方米的占94%,大部分天然氣鍋爐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在300毫克/立方米左右。而以半焦為燃料的解耦燃燒鍋爐,卻可將氮氧化物排放量控制到200毫克/立方米以下,此外,煤氣發生爐鍋爐更可以把氮氧化物控制到100毫克/立方米以下。



    霧霾的主要成份是PM2.5,生成PM2.5的罪魁又是氮氧化物,目前大規模“煤改氣”中使用的天然氣鍋爐,對控制氮氧化物沒有任何優勢可言。令人不解的是,各地力推的“煤改氣”工作,從公開記載的數據中,很難查到氮氧化物排放量是多少,“煤改氣”前后氮氧化物有什么變化。
    眾所周知,我國是石油、天然氣資源貧乏的國度。根據國家能源局的預計,2015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將達2310億立方米,而國內天然氣供應量只有1310億立方米,需要進口1000億立方米。
    天然氣資源被國外控制,燃氣機葉片制造和修理技術被國外控制,燃料價格我們也沒有話語權。“煤改氣”要花大錢,增加后處理設施也要大花錢,對天然氣燃料還要長期補貼,對此我們應該有清醒的認識。從這一點來說,治理霧霾已不僅僅是環境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北京率先實行煤改氣 但空氣污染依舊
    北京“煤改氣”成功了嗎?靜穩天氣下,48小時內北京會達到嚴重污染,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主城區的燃煤鍋爐絕大多數已經改為燃氣鍋爐,但是,PM2.5霧霾嚴重污染不僅沒有消除,還有進一步加劇的趨勢。原因就在于,“煤改氣”大量增加排放的氮氧化物,加之汽車尾氣排放的氮氧化物,是北京PM2.5霧霾日益嚴重的根本原因,而且有資料表明,北京空氣中的氮氧化物已是二氧化硫的3倍。



    2013年冬季供暖期,北京市天然氣用氣量為78億立方米,按氮氧化物平均排放濃度300毫克計算,排放的氮氧化物量為25740噸,排放量和汽車排放基本相當(現在北京有500多萬輛汽車,年消耗700多萬噸汽柴油,排污總量90多萬噸,其中氮氧化物8萬多噸,在供暖期時間段也在2萬多噸左右)。
    按照北京市“十二五”時期燃氣發展建設規劃,規劃到2015年,北京市天然氣年用氣量達到600億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為19.8萬噸;2017年用氣量達到930億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將達到30.69萬噸,接近2013年的15倍。
    當北京冬季處在靜風或微風時,外地污染對北京影響較小,不到48小時本地空氣就會達到嚴重污染,也就是說環境污染會很快達到極限,當氮氧化物排放量再增加15倍時,想象一下污染會達到什么程度。
    如果通過采取措施,裝配環保設備,來降低氮氧化物排放濃度,當排放濃度降低到20毫克/立方米時,還僅僅只是維持目前的大氣水平,事實上要想讓全市的天然氣鍋爐都達到2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標準,投資巨大,幾乎不可能。
    霧霾天數不降反升的尷尬表明,北京的“煤改氣”并不成功,并沒有改善大氣環境,尤其是沒有減輕PM2.5造成的霧霾污染。實際上,把北京周圍熱電廠全部“煤改氣”,產生的氮氧化物會更多,PM2.5也更多,會導致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中國工程院院士倪維斗做過測算,熱電廠“煤改氣”后,氮氧化物排放不但不會減少,反而會增加,反而會惡化霧霾的狀況。


相關產品

CASE

案例展示

  • 使用液化石油氣成本約:14.8公斤×6元÷125斤 =0.71元/斤 將常溫點火至出蒸階段的消耗的2.3公斤燃料分攤到4個甑子,成本約:13.1公斤×6元÷125斤 =0.63元/斤。
  • 成果:按照客戶要求完成對菌棒的合格熏蒸,用時22小時,客戶對菌棒的熏蒸品質極為滿意。后期客戶反饋,經我公司產品熏蒸的菌棒出菇率高、出菇均勻。

NEWS

新聞中心

“煤改氣”并非新詞,早在前兩年,各地已經陸續開始實行“氣化”計劃,但實行效果仍不理想。業內人士認為,氣源緊張、配套資金落實不到位、基礎設施不完善等因素是制約“煤改氣”發展的瓶頸。還有一點是天然氣最致命的,就是安全問題。
首頁 | 在線咨詢 | 產品中心 | 網站地圖版權所有:快三投注平台手机版 電話:0371-63336851  豫ICP備17037420號